外文期刊
[走近院士]:数学家杨乐:万事不离其“数”
策划  王洋 撰文  本刊记者  李舒亚

杨乐,著名数学家,1980年中国科学院增选后共约400名学部委员(后改称院士)中最年轻的一位。他成名很早,还不到四十岁时,便在科学的春天时代和华罗庚、陈景润、张广厚等一起跻身中国数学界的标杆式人物。而今,作为中国数学界的杰出学者,与他取得的成就相较,73岁的年龄仍时常被人赞叹真年轻

2012118日,农历兔年的倒数第四天,杨乐在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的办公室接受了本刊记者的专访。两个半小时里,访谈的每一句话基本都与数学有关。杨乐一辈子学数学、爱数学、研究数学、教授数学,想把一生都献给数学。在他的眼里,数学既趣味无穷,也是各门学科的基石,更对培养人的综合能力意义深远。无论是他的人生,还是他眼中的世界,都万事不离其

摄影  董芳/人民画报

杨乐(右)与张广厚在研究函数理论。

2002年8月,英国著名理论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来到北京,杨乐作为中方代表主持接待霍金。

杨乐的国际数学界朋友送给他的礼物,画框里有他们在一起的合影、杨乐家人的照片,还有外国媒体对杨乐的相关报道。

中科的秘密

翻开杨乐的个人成长史,贯穿始终的主旋律就是数学

杨乐于19391110日出生在长江边上的江苏省南通市。父亲杨敬渊曾长期出任南通通明电气公司副经理,并主持工作从小对他的要求是好好读书,学点本领。杨乐从小学习成绩就不错,后考入当地最好的省中江苏省南通中学。不过,他真正第一次感受到数学的威力,是在上初二时。用英文字母进行运算的代数,可以简洁巧妙地解决许多小学时代的难题,这让他十分着迷。平面几何的推理和论证,也让他觉得非常新鲜。因为看到数学课本中很多定理都是以外国人的名字命名,他暗自立下志向:要把中国人的名字,写在未来的数学书上。 

在他的记忆中,中学的教学进度很慢,只要上课认真听,当堂便能掌握。每次老师布置的几道作业题,他常常课间十分钟就完成了。算得不过瘾,他就在课外找到哥哥姐姐留下的数学参考书,痴迷地做各种习题。网络上盛传一个关于他的传奇——中学时代做了上万道数学题。对此,杨乐说,自己没有专门统计过,但是,中学六年,共有约2000天,那时每天做一二十道题是常事,所以过万是肯定有的。初三时,杨乐找来当年全国大学统考的数学试题,发现只有一道题不会做。那时,他就朦胧地有了一个关于未来的愿望:上大学读数学系,一辈子从事数学研究。

高一新学期,他给新的数学教科书包上漂亮的书皮,并在书皮空白处悄悄地写下中科两个字,意为希望今后能进入中国最高的学术机构中国科学院,但又害羞,怕被同学发现,所以简写成只有自己能理解的中科二字。

高中时代的杨乐,已是学校里小有名气的数学高手。高一时,就时常有高三的学长拿着难题来找他请教。一次数学考试,杨乐只考了20分钟就交卷了,监考老师起初还以为他交白卷,可仔细查看后惊讶地发现,所有考题竟然都回答得准确无误。

1956年,不满17岁的杨乐考入北京大学数学系。北大六年,杨乐自己的解读是,离我的中科之梦又更进了一步。他不曾见到过北京香山的红叶、玉渊潭的樱花和十三陵的地下宫殿,而是尽情地畅游在数学的世界里,每天学习常常十一二小时以上。大三时,一堂数学课上,他突然对给他们上课的著名数学家庄圻泰教授说,关于他们正在学习的某个定理,可以给出比苏联数学家编的标准教科书上更简单的证明,并当场一步步演算,最终让庄教授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这个年轻人对经典著作提出了不算重要却值得赞赏的见解。大学后半期,由于社会大环境的变化,搞学术研究被视为走白专路线。杨乐怀揣着小笔记本,躲进偏僻人少的教室,继续学习数学。下放到湖北蒲圻的工地劳动时,他也不忘带上心爱的数学书,每天干完繁重的体力活,当别人在工棚里打扑克、聊天时,杨乐就在一旁研究数学。

数学究竟有什么魅力如此吸引着他?杨乐说,数学的魅力在于真和美。他认为,数学的是指它对真理的追求十分纯粹,比如著名的哥德巴赫猜想至今仍是世界难题,即使可以用计算机验证上亿的数均符合,只要数学推理上没有严格证明,就不能说它成立。而数学的也正是蕴涵在这种严密的逻辑推理之中。很多时候,越是高质量、重要的创新,其表达方式也越简洁、越美。

1   2   >  

版权所有©2000-2004 人民画报社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京ICP备 05058837号
报社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33号 邮政编码:100048
社长信箱:xubu61@163.com
设计制作:《人民画报》网络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