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文期刊
藏传佛教是藏文化的重要体现
——专访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尕藏加
本刊记者 陈飚

  经幡,又叫风马旗,是青藏高原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经幡上印有经文、佛像等。在藏族人民心中,随风而舞的经幡飘动一下,就是诵经一次,祈求神的庇佑,也是给自己积攒功德。摄影 梅生 西藏拉萨大昭寺是一座藏传佛教寺院,始建于唐贞观二十一年(647年),是藏王松赞干布为纪念尼泊尔的赤尊公主入藏而建,后经历代修缮增建,形成庞大的建筑群。 摄影 车刚

宗派的起源

人民画报:藏传佛教为何会产生那么多宗派?

尕藏加:佛教与其他宗教最大的区别是,佛教典籍丰富。就《大藏经》(藏文《大藏经》分《甘珠尔》和《丹珠尔》两大部分)来说,共有300多部,一个人一辈子很难全部读完。因此,《大藏经》在藏传佛教寺院中常被拆分开分配给众僧念诵,这样才能完成念诵一遍《大藏经》的任务。所以,在世界佛教范围内,高僧大德对不同佛教经典专门解读和研究,从而作出不同的阐释和结论,由此产生了不同的学派,进而建立了宗派。譬如,佛教在古印度有很多宗派,后来佛教传到汉地,又产生了华严宗、禅宗、天台宗、密宗、三论宗等宗派。藏传佛教也是如此,在其历史上产生了宁玛派、噶当派、萨迦派、噶举派、觉囊派、格鲁派等宗派。

同时,藏传佛教很讲究嗣法传承,如果一位学僧讲经,必须具备上师传承。这说明该学僧传承了上师的学问,对于经文能够作出准确无误的阐释。而佛教的宗旨,重在实践,比如修行实践、打坐禅定,更要拜师指点,只有这样才能逐步精进,取得成就。由于指导修行实践的上师不同,其传承的实践方法,也会出现差异或不同。因此,这种差异或不同也成为藏传佛教中产生许多宗派的因素之一。

寺院如学院,是藏文化的重要体现

人民画报:藏传佛教有哪些特点?

尕藏加:藏传佛教将佛教三个派系——小乘佛教、大乘佛教、金刚乘佛教的教理内容整合、系统化。首先,戒律是佛教的基础,僧人需要受戒,而小乘佛教的戒律是最权威的佛教戒律。而戒律中的最高戒律是比丘戒,有253条,它细致规范了一位出家僧人的言行举止。所以,藏传佛教就采纳了小乘佛教的戒律。其次,在佛学思想上,藏传佛教采取了大乘佛教的中观思想,认为宇宙一切万法皆为缘起性空,假立安名,从而否定恒常不变、绝对本有的事物。可以说,中观思想在藏传佛教中得以兴盛和发展,甚至中观思想成为藏传佛教建立自己佛学观见的主要理论依据。

有了如此的佛学思想后,最终将要落实到实践上,需要坐禅、闭关修行。而藏传佛教在这方面则采取了金刚乘的实践方法。比如,创立格鲁派的宗喀巴大师的道次第思想,就提出了佛教修学有前后次序,先学显宗理论,后修密宗实践,就像先上小学,再初中、高中、大学,最后才搞科研一样。

第二个特点是藏传佛教的寺院教育。藏传佛教寺院不只是简单具有朝觐的功能,像拉卜楞寺、塔尔寺、拉萨三大寺、扎什伦布寺、敏珠林寺等其实都是综合性的大学,学科不仅仅是宗教方面的,还有藏医、天文历算、建筑绘画、语言学等。藏传佛教的寺院教育已成体系,有自己的学科,还授予学位。出家僧人一般在五六岁进入寺院,请一位老师,老师教他识字、背经文。到一定文化程度或年龄段,才可以到寺院的某学院进行正规学习。如果是格鲁派的话,主要学习《五部大论》,要学全的话,需要20多年,学得快也要1315年。僧人可以自己选择学习《五部大论》中的几部,从而参加考试获得相应的学位。五部如果都学完并通过考试的话,可以获得最高学位——“拉然巴格西,这相当于博士学位。学完《五部大论》,需要去拉萨的上密宗院或者下密宗院开始实践,这时,一般僧人的头发都已经白了。而这

个实践阶段没有时间的限制和严格的考试,主要靠僧人的悟性。如果完成了其中一个学院的实践之后,就有可能升迁到甘丹寺并在两个学院中担任某学院的院长。此时,该学僧已成为甘丹寺住持的候选人——未来的甘丹赤巴。甘丹寺的住持不是活佛世袭,而是普通僧人通过寺院这种金字塔型的教育体系,勤学获得高学历后竞争上任。如果能成为甘丹寺住持,对于出家僧人来说,将是无上的荣耀。

第三个特点是活佛转世,这是藏传佛教独有的宗教领袖传承方式。活佛,在藏语中称珠古,这是根据大乘佛教法身、报身、化身之说而命名的,意为佛、菩萨之化身。藏传佛教认为:法身不显,报身时隐时显,惟有化身随机显现。故有成就的正觉生前在各地利济众生,圆寂后可以有若干个化身。也就是说,在这种三身佛教理论的指引下,藏传佛教对于十地菩萨为普渡众生而变现之色身,最终在人间找到了依托之对象,即转生或转世之活佛。因此,活佛的地位是先天赋予的,不是后天争取的,故不可动摇。

值得补充一点的是,在珠古名称之外,尚衍生出喇嘛阿拉仁波切等诸多称呼,这都是活佛的不同尊称。总之,藏传佛教各宗派中分别产生了不同传承或世袭的众多活佛,他们不仅在信奉藏传佛教群体中享有至高无上的宗教地位,而且在清朝时期的藏蒙地区普遍具有政教双重影响。

第四个特点是历史上的政教合一制度:它是一种政权和神权合而为一的地方行政管理制度,是由出家高僧和世俗官员共同管理一切政教事务的政治体制。尤其是僧俗官员中以出家僧侣为最高领导人,而这一最高领导者又是通过活佛转世的途径来接替或传承延续,从而形成以活佛转世为核心的政教合一制度。因此,西藏政教合一制度又具有了鲜明的藏传佛教文化属性和浓郁的西藏地方特色。

从历史的视角看,西藏政教合一制度,经历了元明清三个封建王朝。元朝时期始建以萨迦派和昆氏家族为代表的萨迦达钦政权;明朝时期兴起以帕主噶举派和朗氏家族为代表的帕主第悉政权;清朝时期是以格鲁派为主导的噶丹颇章政权,后称噶厦政府,即西藏地方政府。这三个伴随中央王朝的更迭而既一脉相承又各具风格的地方政权,则是西藏政教合一制度形成、发展和演进的主要标志。西藏萨迦南寺是一座城堡似的寺院,外围是城墙,里面是佛堂,它是政教合一的典型体现;而世界知名的布达拉宫也是政教合一的代表性建筑,红墙象征着神圣宗教,白墙象征着世俗政权。

   <   1   2   3   >  

相关稿件
拉卜楞寺:“世界藏学府”
藏传佛教寺庙传承与保护
版权所有©2000-2012 人民画报社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京ICP备 05058837号
报社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33号 邮政编码:100048

设计制作:《人民画报》网络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