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文期刊
[特别策划]:徒步穿越滇越铁路
张浩 摄影报道

 

行人从滇越铁路盘溪站经过,站牌后是百年法国香樟树。 郭汉文原是一名军人,1981年退伍回到家乡,继承父亲“衣钵”成为了一名铁路工人,至今已在滇越铁路水塘站工作了34年。 滇越铁路大沙田站附近,巡道工正在维修铁轨。他们每天背着沉重的设备巡查线路,守护列车安全。除了负责修补铁轨外,他们还要及时排除险情。 在滇越铁路盘溪站,85岁的退休职工普朝亮在百年香樟树前讲述他的铁路记忆。他一直在距离盘溪站不远的西扯邑站工作,那里只有两名工作人员。小站被取消后,老人也退休了。退休后,他回到盘溪站附近居住,还一直喜欢穿着铁路制服,给人们讲述滇越铁路客运繁忙时的辉煌。 

早晨8点,河口的中国士兵将国门打开,越南列车即将进入中国境内。在滇越铁路的越南段尚有客运,而进入中国的列车则都是货车。 芷村火车站仍保留着古老的法式建筑。 35岁的苗族守卫队员熊俊在滇越铁路人字桥上值勤。已退休的芷村站派出所民警王开林组织当地村民成立了由15名保安组成的“人字桥看守队”。他们每天24小时轮流悉心守护这座百年钢桥。 当地居民经过县城中心的老河口站。新的河口站位于县郊,从那里乘坐新开通的准轨列车,只需6小时就能到达昆明。 在滇越铁路唯一的国际线路列车停靠站—河口山腰站,工作人员正在检查中越国际联运火车。他身前的绿色火车头是由中国出口越南的,如今又到中国来运送物资。

另一种绽放

云南的风景确实适宜诗人心境,但从铁路建造的角度看,它却是充满困难和危险的地区,有上万名工人在修建滇越铁路过程中不幸去世。据说,当年英国《泰晤士报》曾评论,这是当年除巴拿马运河、苏伊士运河之外的世界第三大工程。我在步行途中时有胆寒之感,因为有些地段就修筑在垂直的悬崖绝壁之上,下面便是深达一两百米的山谷。

徐家渡村只有一家饭店兼旅社还在继续营业。老板回忆起过去客满忙碌的经历,85岁的高奶奶则蹲在一旁认真地倾听。高奶奶一直住在这条铁路旁,夕阳将她带有褶皱的双手映射成了金黄色。她说,她至今延续着从父辈继承下来的习惯,每天早起都要喝一杯咖啡。说着,她望向不远处,那里有两幢黄色墙面的法式建筑,墙面已经斑驳。

在此次行程的最后,我终于走到了滇越铁路中国境内段的终点河口,从落差逾千米的悬崖来到了海拔仅几十米的河谷。这里与撒哈拉沙漠属于同一纬度,刚三月底气温就达到了35摄氏度。这里曾是一个小渔村,随着铁路开通而繁华,如今依然人头攒动。每天早晨,八点一开关,就会有许多小贩从越南一侧跑步过来赶早集。

一百多年前,铁路的出现在改变人类出行方式的同时,也改变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版图。一百多年过去,许多旧铁路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变迁甚至消亡。滇越铁路作为中国最早修建的铁路之一,因其特殊的文化背景和地理因素而留存至今。从辛亥革命到抗日战争,从蔡锷、朱自到胡志明,都曾在这条铁路和沿线城市留下历史的足迹。

15天,当我徒步走完465公里的滇越铁路,抵达中越边境大桥时,一种从历史走向未来的时空穿越感油然而生。但是,在穿越它的艰辛与豪迈中,我也看到,这条百年铁路在过去的若干年里渐渐在寂静中走向存废两难的尴尬境地。再看看同为百年铁路的奥地利塞默林铁路和印度大吉岭喜马拉雅铁路,早已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人类文明发展的见证和著名人文景区。而离台北市不太远的平溪支线铁路比滇越铁路晚八年建造,如今也成为受世界各地游客喜爱的旅游热线,并因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在其沿线拍摄而倍受两岸三地年轻人的追捧。那么,风景秀美、写满历史的滇越铁路,未来是否可能以另外一种方式绽放?

有专家建议,应将滇越铁路的申遗工作提上日程,并采用中越联合申报的方式。云南当地也希望借鉴印度大吉岭喜马拉雅铁路的经验,与特色旅游相结合,将滇越铁路打造成一条人文旅游专线。

另一方面,在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的带动下,作为南方丝绸之路上的重要通道,诗意的百年铁路渐渐不再沉寂。

201412月,昆明至河口的准轨铁路及客运列车正式开通运营。旅客从昆明乘火车前往中越边境河口口岸,全程只需约6小时。

2015414日,滇越米轨铁路首次开行集装箱国际联运专列,打通了中越铁路集装箱国际联运大通道,以满足连年增长的中越双边贸易运输需求,并为实现中国与南亚、东南亚地区的互联互通提供新的便利。

 

   <   1   2   3  

| 更多

版权所有©2000-2015人民画报社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京ICP备 050588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12546号

报社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33号 邮政编码:100048

设计制作:《人民画报》网络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