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文期刊
我拍的不是照片,是对母亲的勾画
普布扎西 摄影报道

 

普布扎西,一位西藏土生土长的摄影记者,用照片记录发展变化中的西藏,用影像勾画对故乡母亲的爱。

 2013年4月12日,一对身着藏族盛装的新人行走在布达拉宫的台阶上。 2013年5月9日,西藏拉萨曲水县才纳乡村民精心呵护郁金香。从云南省引进的30余万株郁金香种球在拉萨市曲水县才纳乡有机作物种植实验基地试种获得成功。盛开的鲜花为高原古城拉萨增添了几分别样的色彩。 2012年9月15日,西藏达孜县白纳乡白纳村村民喜收小麦。深秋时节,西藏各地青稞和小麦等作物正在成熟收获,广袤的高原大地上充满丰收的喜悦。

西藏是生我养我的故乡。我在西藏拍摄已过十年,几乎走遍了西藏所有的城镇乡村,作为一名摄影记者,在很多历史的关键节点上留下了影像记录。当然,记录西藏农牧民平淡而安静的日常生活更是我摄影的一大关注点。这也是我,一名藏族摄影者,对自己家乡的影像呈现。

20世纪30年代,德木·丹增加措活佛带着两台相机来到前藏、后藏的许多地方。他给自己的家人、朋友甚至陌生人拍摄肖像,也拍摄他们的日常生活和宗教活动。活佛拍照没有什么特殊目的,摄影是他温饱之外的一种享受、一种娱乐。这反而令他的影像自然写实。他留下的几万张照片详实记录了拉萨乃至整个西藏贵族阶层的生活,不仅成为当时唯一的影像素材,同时成为极为珍贵的历史资料。

随着现代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时间和空间被极度压缩。摄影不仅仅是一种展现,更应该是诠释自然的生命意义的一种途径。当下新媒体和自媒体的新思维,给新闻摄影赋予了更多的内涵和外延。

如今,西藏乃至整个中国都处于社会转型、历史巨变之中。这样的时代背景,注定了我们每按下一次快门,都是历史决定性瞬间的定格和记录。因此,唯有敬畏历史、尊重现实、客观记录,才不负对后辈们的那一份铿锵的历史责任。

西藏平均海拔在3000米以上,高寒缺氧的环境对生命的考验可想而知。摄影记者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每一次采访任务都必须到达现场,加上沉重的器材,高原上每完成一次采访任务都是对身心的一次损耗。几年前,我背着30多斤重的摄影包,先后两次徒步走进高原孤岛、当时全国唯一不通公路县墨脱县。期间,我翻越海拔5000多米的噶龙拉雪山,穿过原始森林,艰险走过塌方区,经过五天跋涉,终于走进墨脱县城进行采访。十年里,从寒风刺骨的藏北草原到苍凉凄美的阿里,从深山峡谷的昌都到风景秀丽的林芝,从吐蕃故都山南到西藏粮仓日喀则都留下了我相机快门的咔咔声,定格了这片神秘土地上人们生产生活的瞬间。

在西藏从事新闻摄影,要了解这里的风俗习惯,了解深邃的藏传佛教文化,了解这个民族的心理特征、思维方式、民俗传统。唯有你有了充分的了解和尊重后,才能在每一次按下快门的瞬间,记录下真实的状态。

总之,摄影的视觉语言具有直接交流的特性。如今,西藏也进入了全民摄影、人人皆拍的信息时代。对于很多人而言,西藏是摄影天堂,是旅游圣地,是人间的香巴拉;但对于我言,西藏是故乡,是母亲。这片土地滋润着我,养育着我。

 

1   2   >  

| 更多

版权所有©2000-2015人民画报社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京ICP备 050588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12546号

报社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33号 邮政编码:100048

设计制作:《人民画报》网络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