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文期刊
老物件 • 新生活
撰文 李霞 摄影 本刊记者 秦斌

屏山村不大,却不凡。

二百八十九年前的清雍正年间,出身于屏山村的舒琏救驾有功,雍正赐其御前侍卫封号,并御赐一座九檐祠堂。当时,舒姓是屏山村的大姓。

中国百姓对皇帝莫名的爱戴与敬畏,使得舒家的九檐祠堂和御前侍卫的牌匾得以数百年完好。直到上世纪50年代,换过思想的村里人,跟随着新时代的脚步,拆掉祠堂的木梁柱,卸下祠堂各处的铁部件,大炼钢铁以实现国家超英赶美的梦想;上世纪60年代,祠堂中的摆设、楹联被打翻在地;再后来的全民致富年代,祠堂仅存的木件、门窗被拆掉、卖掉或盖了新房。如今,舒家早已不是屏山村的大姓。

2014年,张先生来到屏山村时,舒家祠堂只剩下题着御前侍卫的破败门脸。原来宽15米、长41米的祠堂成了菜地,还曾作过村子里的营业性溜冰场。虽然破败,但旧时匠人手下的精细雕工、徽州特有的上好木料,徽派建筑的独特结构,都令张先生无比惊奇和敬仰。

张先生名震燕,也是个不凡之人。他任中国著名导演张艺谋的制片主任二十多年,参与制作了《活着》《英雄》《十面埋伏》等影片。他年轻时养成收藏旧物的习惯,藏品种类和数量繁多。

出生于1952年,成长于上世纪60年代,张先生的幼年比起当时多数的中国人,显然丰富许多:在上海的石库门长大,见过洋房的气派,也体会过外公外婆身上残留的大户人家的讲究和精致。11岁回到北京跟从事外经贸工作的父母生活,尽管住在四合院,但那已是多户人家共享的大杂院,胡同里一处公共厕所,十几户人家共用,冬天冷风刺股,夏天气味逼人。17岁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那是当时多数年青人的必由之路。在兵团做了一年的厨师,每天早晨5点起床给200多位兵团战友做饭,至今仍清楚记得炸油条的盐、碱、明矾的配比和制作流程。

1976年,结束七年的兵团生活,张先生回到北京,进入中国青年艺术剧院从事舞台美术工作。那是改革开放初期,青艺是外国戏剧和中国当代戏剧演出的大本营:《伽利略》《威尼斯商人》《街上流行红裙子》等轰动当时的中外剧目,张先生都参与过制作。

张先生成长的年代,全国只有两报一刊(《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和三种画报(《人民画报》《解放军画报》《民族画报》),以及八个样板戏。可玩的东西不多,可读的书不多。有趣的是他们那一代不少城镇青年却爱好多多:吹拉弹唱,绘画摄影,游泳滑冰……虽处思想禁锢年代,却偷偷摸摸传看了不少古今中外的名著经典。在一个物质和精神营养均供应不足的时代,张先生那代人却长成了奇花异草。自幼学习绘画的他爱上了收藏,实在是闲得没事干!这是他收藏的初衷。

他依然记得当年在北京东单十字路口东南角有一个古董店。隔三差五去转一转,买不起,只是饱眼福。那时他的月工资47元多,当时大学毕业生的工资是56元。他曾看中了一只紫檀木的大柜,漂亮,却只能看,买不起——售价超千元,似天价。据说后来被老布什买走,其时中美还没有建交,老布什是美国驻中国联络处的主任。好东西都让外国人买走了。咱们不懂啊,懂的人又没钱。他开始买一些买得起的东西,渐渐积累起了他自己的收藏品。

也许这一代人在精神和物质上有匮乏恐惧症,养成收集和堆砌的习惯。在张艺谋导演的各类国家级演出秀中可以感受到这一点:繁复、铺张,样样都有、面面俱到,加法多于减法。张先生的收藏也同样:两万多片租界地时期老上海洋房中的花色瓷片,近百台电影放映机,各种老唱片,中外现当代绘画,壁炉,木船,冰箱……藏品的来源五花八门:美国、法国、英国、日本……不过,这些看似混杂的藏品皆具有Art Deco艺术风格。

当张先生看到御前侍卫的破败门脸时,他意识到自己的这些藏品有了归宿。他试图借着这个仅存的祠堂脸面修建一处精品民宿,用这些藏品作装饰,用藏品所承载的艺术风格作为魂灵,以摆脱有着深厚传承的中国古村落旅游一贯的农家乐腔调。远在1516世纪大航海时代,从世界各地收集而来的宝藏及艺术品也曾成为欧洲王公贵族改变生活方式的模板。

如此,他与御前侍卫有了交集。设计、选料、挑选工匠、监工、装饰,一年半后,御前侍卫精品酒店(Imperial Guard BoutiqueHotel)开张。

   

酒店内摆放着张震燕从各地收藏来的古董钟、老邮筒箱、老唱片、门把手老物件。

 

1   2   >  

| 更多
相关稿件
“长”出来的村镇
“传统的好东西,能守住一点是一点”

版权所有©2000-2016人民画报社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京ICP备 050588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12546号

报社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33号 邮政编码:100048

设计制作:《人民画报》新媒体部